用户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
246

主题

923

帖子

2140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2140
发表于 2016-8-30 23:14:00
20多年前,正处于不惑之年的任正非,开始了他的商业人生,那年他43岁。
有过3年失败的商海经验,经营着并不被人看好的“二道贩子”公司,从事不算好买卖的电信设备贸易,任正非却在公司“开业之初”就给员工和自己画下了一张大饼:20年后,华为要成为世界级的电信制造企业。
也许来得有点晚,但作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科技企业,华为在20多年后的今天,已经成为全球ICT基础设施的领头羊,并在终端和企业市场表现惊艳。2015年,华为实现销售收入3950亿人民币,同比增长37%;净利润369亿人民币,同比增长33%。
“一个人一辈子能做成一件事已经很不简单。”任正非表示,不搞金融、不炒房地产的华为能够以实业发展至今天地步,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一条路走到底的坚持,而这种坚持,在过去很大程度上帮助华为成功对抗住了思科的“狙击”、完成了对爱立信的挑战,以及缩小了目前与三星和苹果的距离。
任正非在更多的内部讲话中强调的是华为进入“无人区”后的迷茫,是从“跟随者”转变为“领导者”后的角色适应,而这种迷茫也许会让华为在“登顶”的过程中犯下错误。
那么现在,华为的对手是谁?
苹果、三星是对手吗
华为终端业务的“傲娇”成绩以及掌舵人余承东的频频“放炮”不禁让华为的手机业务成为外界最为关注的焦点。
就连华为轮值CEO徐直军被问到“华为如何会在4到5年超越苹果和三星”这样的问题时,也会开起余承东的玩笑,“这个问题我也问过余承东,他说当时说的是在中国超越苹果和三星,后来报道却没写‘中国’(意味着是在全球)。但我和任总(华为总裁任正非)坚信不是媒体忘了写‘中国’,而是他没说‘中国’这两个字。”
事实上,四年前,华为的终端业务还挣扎在生死线上,但四年后的今天,也许连余承东都没想到,自己会常常出现在时尚场合,为外界讲述一个“如何赶超苹果”的励志故事。
余承东说,在赶超三星和苹果的目标中,自己确实把“中国”去掉了,现在希望在两到三年做到全球第二,五年份额做到第一,“因为去年,华为已经是中国市场份额的第一。”
在2016年的目标中,华为手机出货量目标为1.4亿部,其中中高端占比55%,即达到7700万部,而截至2016年3月底,华为高端手机Mate8全球发货量已接近400万部。余承东说希望更多的华为手机能成为高端品牌中销量破千万的产品。“现在的华为,思考的是如何让消费者像选择苹果和三星一样选择华为,而不是靠超低的价格营销了。”
但三星和苹果真的是华为终端的目标吗?
在任正非的多次讲话中,我们可以看到华为依然是那个注重“管道”的公司,大笔的终端投入更多的是为未来铺垫。
“在经历了机械化、电气化、自动化三次工业革命后,新的工业革命正在走来。”华为副董事长兼轮值CEO胡厚崑对记者表示,在智能化的工业革命中,市场拥有15万亿美元的数字化转型市场,华为将自己定位为“使能者”,就是希望成为推动产业生态链的主导力量之一。在他看来,华为所理解的智能化的工业革命,最根本的基础有两个,一个是万物互联,另一个是万物互联的基础上的智能应用,这些都会深深地改造我们的传统行业。
手机行业作为终端的延展,任正非更是一语道破华为“重金”终端的理由:未来可能是软件世界,你能抓一把在手上吗?所有人类智慧的显示是终端(不仅指手机),因此终端未来的发展前景应该是方兴未艾。
“终端是人类文明社会最需要的一个显示器,不会没有前途,只是目前我们投入还不够,还没有完全能把握人类社会发展的机会点。”任正非表示,华为终端的目标在于“桃子树上结出西瓜”,如此看来,苹果、三星显然不是华为终端的终极目标。
无人区的迷茫
华为的敌人到底是谁?
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曾经在两年前的一次采访中问过任正非这个问题,当时他的回答是:自己。
“华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,是自己偏离了客户的需要和科技变化的趋势。”任正非对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表示,对数字的过度崇拜、对成本的过度控制、对企业集团规模的过度追求、对创造力的遏制,管理的过度使一批美国大企业遭遇困境。华为要避免管理者的孤芳自赏、自我膨胀,要以客户为中心,实现跨领域、跨部门的流程集成和贯通。
尽管华为每年对于“攻击城墙口”的“炮弹”投入是200亿~300亿美元,华为2015年的研发投入达596亿元人民币,占比销售收入15.1%;过去十年,累计投入超过2400亿元人民币。但任正非仍然说,华为现在的水平尚停留在工程数学、物理算法等工程科学的创新层面,还没有真正进入基础理论研究。随着逐步逼近香农定理、摩尔定律的极限,而对大流量、低时延的理论还未创造出来,华为已经感到前途茫茫,找不到方向。
现在的华为正在行业中逐步攻入无人区,处于无人领航、无既定规则、无人跟随的困境。
他强调,重大创新是无人区的生产法则,没有理论突破、没有技术突破、没有大量的技术积累,是不可能产生爆发性创新的。华为跟着人跑的“机会主义”高速度会逐步慢下来,创立引导理论的责任已经到来。
“成功的标志是什么?全世界68个战略高地,我们才进入三五个,怎么叫成功呢?”任正非表示,这不是危机意识,这就是假设,假设未来的方向,看你现在处在什么位置。”面对快速成长的华为,在如今的讲话中,任正非依然没有多谈华为已经为未来储备了多少“前沿技术”,而是在内部不断地提醒华为和未来的差距。
也许就像日前曝光的任正非与纪要所管理团队座谈说的,“比世界还大的世界,就是你的心胸”,这也许是华为未来能否成为顶级国际化公司的支撑点之一。
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
发表于 2016-8-31 13:36:59
任正非可以认作为中国企业家教父级人物了。
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支持 反对
发表于 2016-12-15 05:08:24
看了,感觉不错
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支持 反对
发表于 2017-2-6 13:29:20
确实值得好好看看,顶先
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支持 反对
发表于 2017-3-16 17:53:44
值得收藏
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支持 反对
发表于 2017-4-15 08:25:17
这个贴不错!
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支持 反对
发表于 2017-4-29 20:03:51
好帖子不顶不行
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支持 反对
看过,的确不错。谢谢楼主
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支持 反对
关注中!感兴趣的朋友都来说说
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支持 反对
发表于 2020-3-17 02:57:31
看后有点感悟了,谢谢
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支持 反对
发新帖